Saturday, August 18, 2012

憂傷之年 “Senetül hüzn”


Senetül hüzn

指的为憂傷之年。
摘自Orhan Pamuk的著作《伊斯坦布爾》。

大马现两年的情况,应该可成为繁荣时代的Senetül hüzn吧。


開齋節前夕,讀者一本整個月也還未讀完的書。《伊斯坦布爾》。

一本非常有股巨大強悍的翻譯小說。

東馬市面上似乎很難找到諾貝爾文學獎Orhan Pamuk的著作,其實也是因為聽著辛曉琪新專輯中的《呼愁》,才開始在網絡上搜索這書。英文語言能力差,所以也只能讀翻譯本。


“呼愁”因愁字也顯得更為惆悵及深不可測。從書中第二部長,第一章節,種種社群對“呼愁”的註解都不一,但否是一負面情緒為主。


例如,他說當我們對世俗享樂和物質利益投注過多時,便體驗到所有的“呼愁”。

你若未對這無常認識如何投入,你若是善良誠實的回教徒,便不會如此在意世間的失落。“

這應該是他個人以世俗對呼愁的詮釋。


書中以“呼愁”作為引言,當讓書的內容都與呼愁相連。

伊斯坦布爾,曇花一現的繁華,而最終猶如被風沙覆蓋,永遠籠罩在無邊的神秘迷幻下。

書中作者對於童年的敘述,如一個與自己同樣模樣的神秘身影。
家裡龐大成員的家族、牆上不知名的畫像、黑白影像、在當時已經被淪為老鋼琴的鋼琴。
一切雖然存在,但卻極為不真實,甚至讓人懷疑童年住所的存在。

而到了成長,因為作者自己神秘及敏感的情緒,便不受到家人的重視,並對屋子還無歸屬感。而一次又一次的嘗試掙脫詭異情緒氛圍及神秘的屋子時,屋內所發生的一切又如此真實,憂傷的情緒便猶如牢獄,捆綁作者的思維及成長。


對於學校,作者以歡樂及單調來形容。但他的求學態度或許與其他學生不懂。家庭紛爭的醞釀,自我敏銳情緒的培育,讓作者自己的見解往往與其他學生來的不同。在學校可尋得歡樂,卻似乎找不到一個相同磁場的人作伴。


奧斯曼帝國的滅亡,為整個伊斯坦布爾的真正“呼愁”。


而作者真正的呼愁,似乎他自己也找不到答案,因為伊斯坦布爾的一切,過於神秘。

無民主基礎的政治、迴轉與多個宗教的文化背景、強國文化的影響、而莫名的家族財富,在文字中的呈獻更為神秘。

而如此的神秘氛圍,不是他人可領域的,因經歷的不是我們。


個人認為。


作者文字的強悍感染力乃是因為如此神秘童年的熏陶,讓自己的思路更為抽象化。

有些族群的人,根本就無需炫耀自己的天真與快樂。因為他人沒必要強顏歡笑來體恤該族群的人。
真正的快樂及天真,是發自內心。從個人表現、談吐、舉止讓他人感染自己的天真與快樂。
天真與快樂的感染力非常強大。

一個年代的滅亡,呼愁的悲鳴,更需要天真與快樂的感染。

而不是站在自己的立場上,說著自己天真及快樂。如果自己真的快樂,那就散發你的快樂。

点击阅读Orhan Pamuk《伊斯坦布爾》






哪一條咒語 

註定讓她宿命流浪
呼愁/辛晓琪


Friday, August 17, 2012

玫瑰色的...你


張懸...她的話題不應該只圍繞在音樂及曾經的大膽戀情上,更應該圍繞在她剖析社會的勇氣。

神的遊戲,絕對不是褻瀆神。專輯的概念中的神,指的是緣分。
『緣分』亦是神所造,能誰相遇,往往不是有自己操縱,但卻有一股神力,將個體與個體鏈接。
『遊戲』時間、生活就如遊戲。生活是遊戲,時間是規則。在生活中挑戰時間,就如在遊戲中挑戰規則。亦是生活挑戰規則,遊戲挑戰時間。

整張專輯,還沒聽完,但對曲目中的第一首有著非常深刻的印象。
一首只有吉他、鋼琴及鼓的歌。

這一首歌,關乎的是政治、民主、社運。
在114A的管制下,在格子上發表政治言論絕對是一種更進階版的挑戰。

從這首歌的youtube上,可以看到台灣的年輕子民發言者反核、促進民主、促進言論自由、還原新聞爭相的言論。

馬來西亞自去年發生開始,政壇、政府管制、治國理念、發展上都發生太多太多的瑕疵。
華教、稀土、選舉舞弊、打壓媒體、打壓政黨、黑暗撈取選票、滲透媒體...而最大的瑕疵就是貪污。

馬來西亞的民主,在兩線製制度出現前,永遠都無法實現。
現有的民主,一切都是假象。
為著越來越猖狂的治安提心吊膽。為著每一句的言論而謹慎。為著每一個底線而握住倖存的性命。為著所有的政治理念而放縱獨裁。
這絕對不是民主,毫無民主素質可言。

『這一刻你是一個最快樂的人
你看見你想看見的,你將它發生』

社運人士所看到的永遠比常人多,因為他們比常人更先經歷打壓。
他們所要看到的是民主、治安安全、人民受惠。而他們一一促進及帶領發生的,就是以上三者。

『因你,我像戴上玫瑰色的眼鏡
看見尋常不會有的奇異與歡愉
你美而不能思議』

其實,我真的不是玫瑰色眼鏡為何物。但是應該可定義為安全感,而這安全感非常微弱,一碰就碎。
馬來西亞非常安全,但是在搖搖欲墜的民主上談論安全,無法成立。
而因為社運推行的運動,也是唯一能讓我們感到歡愉,因我們知道總有一天,哪怕只有一天,也必須達成目標。
確實,社運人士的付出,是美而不能思憶。因為他們承受的是無形及巨大的壓力。

『這一刻你是一個最天真的人』

馬來西亞的社運人士非常天真。明福枉死、C4炸藥、前些的內安法令、現在的反恐法令、如林氏父子的牢獄之災、無國籍對待...都是社運的下場,但這份不畏懼的天真,將促進民主的國人團結一起,用最天真的勇氣向不公宣戰。

『你手裡沒有魔笛,只有一支破舊的大旗
你像丑兒揮舞它,你不怕髒地玩遊戲』

我們手中,沒有魔笛。只有政府手中有,一旦吹奏,便可讓一個法令刪除,另一法令發起。
沒有言論自由,唯有實際行動。手中破舊的大旗,是原始的獨立理念。各族和諧,政府保家衛國,是大旗的定義。
揮舞大旗,是執著的象徵。不怕髒地玩遊戲,代表被政府蹂躪,璀璨,到最後賠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因為,唯有改變現狀才能保證後代能活著。寧願讓自己死亡,為確保後代能有好的環境生存。

『你看起來累壞了但你沒有停
我是那樣愛你
不肯改的你,玫瑰色的你』

社運無法停止,一旦停止,黑暗就吞噬民主。人民永遠無法擁有發言權,無法民主化,只有政治化。
為著社運的執著,愛是值得的。

『這一刻你是一個最憂愁的人
你有著多少溫柔,才能從不輕言傷心』

政府一再的貪婪、逃避、推搪、一再的藉口。社會憂愁的是莫過於政府的無能。
我們擁有的溫柔,並不是體恤政府,而是該體恤自己。不能輕言傷心的原因為,無論再痛苦,都必須撐到最後。
一個有一個的倒下,踩著一個又一個的渴求,希望的是還給一個明天。

『而你告別所有對幸福的定義
投身萬物中,神的愛恨與空虛』

從一個又一個的機會,一次又一次的被逼迫及被否認。沒人認為這是幸福。
告別對幸福的定義,家庭、溫暖、富裕、美色、酒池肉林。
將自己擺在最前線,將一切愛恨化為空虛,所有的意念只有---備戰。

『和你一起,只與你一起
玫瑰色的你』

沒有了促進民主的動力,那就絕對沒有幸福。

『你是我生命中最壯麗的記憶
我會記得這年代裡你做的事情
你在曾經不僅是你自己』

一次又一次的社運活動,是時代最深刻的記憶。
你參與的曾經,不僅是一個人的曾經。這年代為社會的付出,都必須被紀念。
一起參與的曾經,絕對不可自私佔有,因為民主不屬於何者,是屬於全部。

『你栽出千萬花的一生,四季中徑自盛放也凋零
你走出千萬人群獨行,往柳暗花明山窮水盡去』

花燦爛璀璨,在四季的演變中凋零又重生。
馬來西亞社會經歷的或許是最壞的時代,而迎接的或許是最好的年代。
但,不是片面之詞可預測,也是需要實際行動。
參與遊行不足夠,而是將自己融入最山窮水盡的年代,融入和改變,才能打造最好的年代。

『玫瑰色的你
讓我日夜地唱吧 ; 我深愛著你』

向所有的社運人士、媒體從業員、民主愛好者、及每一個揮舞大旗的愛國子民致敬。

PS:來自網友對MV的解釋:MV2.27秒
襯衫男公事包中的文件是核反應爐體的結構圖,接著下車走向台北萬里的核二廠。
原來MV呼應了這首歌的理念。
全世界都在反核,反核不是潮流,而是給生命生存的機會。

而在1.15秒,明顯有著POLIS字眼,我不知是否為馬來西亞拍攝。
但是,事實為,生存下去的方式,唯有打擊黑暗及舞弊。


而在MV出現的卡通,似乎在隱喻,財團或政治滲入媒體,封鎖新聞,讓人看到的,永遠只是...假象。


不然誰在手裡 像在懷裡 都不必心慌
或是我們一遍遍地往天上盪
瘋狂的陽光/張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