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7, 2011

太岁年

没心情,找心情写下这一篇。

7月的开始。
领了大数目的薪水,本以为可以买个“苹果”来吃,贪便宜,在lowyat找苹果贩,一向提防狐狸精的我,因为苹果的销魂魅力冲昏了头,就这样,一大笔的钱不见了。

这是第一件。

7月的第二个星期。
好死不死,已经赔了夫人,这次又折了兵。
诗巫人驾车,不长眼睛。这次是自己不长眼睛,打个瞌睡,把人撞飞。还是只是八月十五被鸡奸了下,还高潮的出汁。结果被扫黄组(没关系到bersih)逮个正着,只能用钱塞了。言归正传,还好只是把对方的车刮伤,自己车没事。能用钱解决的东西,就不是问题吧。

柚子叶洗不了霉运。
看来要拜见拜见铁扇公主了。
我的火气更需要消一消。

多么痛的领悟
你曾说我的全部
领悟/李宗盛

Saturday, July 2, 2011

陳淑樺.



照片取自網絡

聽陳淑樺,是因為媽媽喜歡她的"情關".
最近,在看回三毛的作品.發現,陳淑樺算是和三毛有很多接觸的歌手之一.

出道開始,就唱了很多電影電視的主題曲.
熟悉的有,情關,笑紅塵.

新聞上,潘安邦說,情關是陳淑樺最美的時候.
我也認同,她唱出了女性的惆悵.

與三毛的合作,就有滾滾紅塵.三毛離開前,最後的劇本創作.
與李宗盛合作,唱出了問和夢醒時分.唱出了女人的心痛,或許也唱出她的心動.

情關過後,因為人一句"你臉很大".她便吃了減肥藥.
導致了精神不濟.更淡出歌壇.
我想,當時她最想感謝的人,是她母親.

她生命中,出現了很多男人。
但是不清楚是緋聞,還是是否戀愛。
一直說是好友的潘安邦。
還有一起合唱了“讀你”和“你走你的路”的李宗盛。
但是,現在或許他們希望的是,陳淑樺,健康樂觀的生活吧。

三年後,她又付出了.
我覺得,她是經歷了卡帶和CD的女歌手吧。
生病前,她唱的是文字氣息的,文學性的情歌。就比如,夢醒時分。
康復後,她唱的是都市情歌。就比如,說你愛我。

她說,她在生病時改變了。觀念也改變了。她發現了活著的真正意義。
從短髮變成了長髪,變漂亮。歌聲,更穿透了。
從新付出,就締造了半年發行兩張專輯的記錄。

但是,當發行了我們熟悉的“失樂園”專輯之後,她就,消失了。
忽然的消失,連唱片公司都聯絡不到。
原來,藥的作用已經給陳淑樺帶來身心靈的傷害,但是媽媽的忽然離開,讓她沒了戰鬥的餘力。
她對母親的情感,就像是嬰兒依賴母親,媽媽的忽然離開,讓她真正的,傷心了。

受傷,並不可怕。
最可怕的是不能接受受傷。

2003年,陶子姐訪問到了陳淑樺。
世人都松了一口氣,因為陳淑樺健康,聲音依然動聽。

李宗盛開演唱會,或許為的是鼓勵陳淑樺。
理性的李宗盛想邀請感性的陳淑樺合唱。
但是最後站在台上的是,梁靜茹。
在場的張艾嘉,辛曉琪,都想念著當初的陳淑樺。

喜歡陳淑樺,是因為童年的記憶點,都是透過她的歌來記憶。


跟大家分享,最美的陳淑樺。


最後分享,李宗盛想對陳淑樺說的話。
有一種可能性。陳淑樺可能在台下聽著梁靜茹唱她的歌。
但是,最後一段李宗盛的獨白,相信也是陳淑樺的歌迷想對她說的吧。
希望她,平安健康。
晚安。


早知道傷心
總是難免的
夢醒時分/陳淑樺